台灣地區房地產業的樣品屋,基本上就是一般民眾居家生活品味的測風球。雖然不見得每個市民都有能力負擔類似樣品屋般的裝潢,但是樣品屋多少反映了一般普羅大眾對於所謂「居家流行」的看法。因此,想瞭解這些年來台北住居環境設計與空間布置的改變,可以從這些年來房地產樣品屋的變化來觀察。
十多年前,後現代古典主義正盛行,台北的建築設計師也趕上這股風潮,瘋狂的抄襲著西方後現代建築大師的建築語彙,不論是麥可‧葛瑞夫、阿多‧羅西,亦或是漢斯‧霍倫的作品,都似曾相識的出現在台北街頭,特別是建商的樣品屋,更是無所不用其極的展現出後現代主義的誇張、奢華與荒謬,那些變形的古典柱頭、斷裂矛盾的柱式,以及玻璃纖維鑄造的廉價雕像,在在顯示出當年台北市民的喜好與夢想中的生活樂園;建商為了投其所好,無不競相推出許多類似西洋古典宮廷般的案名,例如「維多利亞」、「凱撒大帝」、「拿破崙」等,滿足了消費者內心對王者之尊的想望。

  配合著後現代建築的美學品味,當年的台灣家居布置,也多喜歡以西方古典皇宮為藍本,常見不大的住宅室內,被繁複的建築柱式、西洋古典雕像,以及各式仿古家具所塞滿,雖然因為居室狹小,展現不出宮廷的氣派,卻也令使用者的虛榮心得以滿足。

  不過隨著後現代建築風潮的逐漸退燒,加上房地產市場的不景氣,以及世紀末心靈省思的重視,過去那種誇浮、喧鬧的宣傳促銷風格已不再流行,取而代之的是所謂的「極簡風格」。

  「極簡風格」基本上是延續了現代建築的精神,雖然後現代主義宣告「現代建築死了!」但是簡潔、俐落的現代建築風格卻仍舊在世紀末存活,甚至有越來越受歡迎的趨勢。

   台北人的居家品味改變,固然受到世紀末心靈反璞歸真的趨勢有關,但是不可否認的,領導台北品味潮流的誠品書店,在市民空間品味的提升上,有著極大的影響力。誠品書店在開創之初,便以簡潔亮麗的書店風格著稱,大大改變了一般人對傳統書店幽暗陳腐的既有印象,使得書店成為台北城中最流行的空間場景,其極簡主義室內設計風格也逐漸成為許多民眾所喜愛,當時許多人在室內裝潢時,會向設計師說:「我就是要像誠品書店那種樣子!」一家書店的設計風格品味,居然可以影響到一個時代的城市市民空間品味,的確是一件令人驚奇的事。

  事實上,上個世紀末,居家設計風格之所以會慢慢趨向於極簡風格,的確與世紀末的省思風潮有關。人類在世紀末的心理情態,總是在奢華浪費中,逐漸產生宴樂後的悔恨與反省,極簡主義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所產生的。極簡主義在台北的流行,可說是台北地區景觀過度混亂下所產生的心理反動,因為台北城在資本主義過度商業化之下,生活環境充斥著混亂的商業廣告招牌,所有的商家都無所不用其極的想吸引市民的注意,也因此都市景觀顯得一天比一天雜亂無章。都市居民每天面對雜亂無章的市容,深感疲倦與厭惡,只希望回家之後,可以有一方安靜、清爽的單純空間,因此極簡主義的室內設計,就成為人們最歡迎的居家風格。

  極簡主義的設計不僅是強調視覺上的簡潔、純淨,也承襲現代主義的精神,強調材料的真實性與機能性,因此在材料的選擇上,多使用真材實料的耐久性建材,諸如鋼鐵、玻璃或石材,這些建材雖然較為昂貴,但是耐久美觀,相較於後現代時期常用木作裝飾、卻經常重新裝潢的作法,反而較為環保與經濟,同時也減少了地球木材的損耗,保護森林免於無謂的砍伐。這些好處,使得極簡主義與世紀末環保運動接軌,成為世紀末的另一種思想主流。
 在極簡樸實與靈性省思的風潮下,充滿禪意的日式住宅風格也在台灣開始流行起來。在這股日式風潮中,最具代表性的要屬無印良品與安藤忠雄。無印良品是一家以標榜無商標、素雅簡單為風格的生活雜貨店,多年來席捲全日本,擄獲了無數日本人的心,成為日本家庭與單身貴族的購物最愛。這股風潮在世紀末不僅沒有消退,反倒配合世紀末反璞歸真、寧靜自省的心態,成為世紀末的主流事物之一。他們所販賣的產品除了早期白淨的鍋碗瓢盆,一直增加到素色的電鍋、音響、腳踏車。在京都所開設的「無印良品」已經是一間高級的百貨公司,偌大的樓層間,販賣著服飾、衣物、家具等,甚至連各式各樣的義大利通心粉、香料與綠豆等自然食品,也被放在透明簡潔的容器中出售,「無印良品」的無孔不入,其實已經侵入了日本人生活中的每個層面。

  「無印良品」之所以能在日本人生活中所向披靡,其實與日本人傳統家室風格與枯山水園林空間禪意有著極其密切的關聯。現代日本都市人居住在昂貴的斗室內,已經很難擁有過去榻榻米和室、木格紙窗年代的簡單與沉靜,滿室複雜的家電用品與生活雜貨,使得原本早已擁擠的斗室更形混亂。因此,「無印良品」素淨的產品包裝便成了家中最不會造成視覺負擔的東西,也為擁擠混亂的都市生活帶來一室的統一與寧靜。

  「無印良品」的美學是一種抽象、極簡的美學,這種美學形式摒棄繁複的裝飾與無意義的虛偽風格塑造,企圖呈現出空間環境單純與簡潔的美感。事實上,這樣的美學品味與現代主義建築所強調的「裝飾是罪惡」、「少即是多」(Less is More)等想法不謀而合。在現代化的過程中,日本就曾經因為傳統中擁有的抽象美學概念(例如枯山水、懷石料理、茶道等等),而比其他國家更容易接受現代主義美學,並且在建築現代化過程中發展出自己的建築路線,也培養出日本人自己的現代建築大師,其中最有名的日本現代建築大師就是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的建築作品中經常使用清水混凝土做為主要建材,所謂的「清水混凝土」就是在建築灌漿、拆除模版之後,就不再做任何粉刷、貼面磚的動作,保留混凝土單純的原貌,呈現出建築材料的真實內涵。這種作法其實源自於法國現代建築大師柯比意(Le Corbusier)的粗獷主義作法,當年柯比意在許多國家所設計建造的大型公共建築,例如印度的香第葛、法國鄉下的廊香教堂等,都是以拆除模版後的混凝土直接呈現,因此,其粗糙的水泥質感被人們稱為是「粗獷主義」(Brutalism)。安藤忠雄的清水混凝土建築,卻不完全相同於柯比意的作法,安藤以日本人慣有的細膩手法,塑造出屬於日本人自己的清水混凝土風格,可以說是一種「進化的清水混凝土」,那是用先進的鋼板取代過去使用的木材模版,因此灌漿拆模後的建築表面十分光滑細緻,正如日本女人的雪白肌膚一般。這種獨特的清水混凝土作法,後來也成為日本現代建築最具代表性的特色之一。

  對於台北那些無緣使用安藤建築的人們而言,滿室單純潔淨的「無印良品」雜貨,或許也能幫助他們安定心性、滌盡俗慮,而簡單富禪意的庭園設計,也可以幫助人們沈淨心思,進入另一種安穩的生命狀態。

  過去十多年來,台北市區居住空間與環境景觀的確有極大的改變,這種變化其實是與市民空間美學與生活哲學的改變有關,在在證明了一座城市景觀的變化與改進,必須從市民空間美學教育做起。台北市民這些年來的觀念轉變,逐漸將這座城市帶向一個更美、更令人舒服的未來,值得大家一起繼續努力!

註:截自http://www.taipeid.com/new_tpd/vogue-life/klg_meat.asp?klg_id=17

創作者介紹

室內設計資訊蒐集

she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