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管平時的脾氣像情緒不穩定的藝術家,朱賽佩·科羅納(GiuseppeCorona)一開始自己的設計工作,就變成了善於傾聽、耐心、細致的好先生。“十歲時,出生地意大利威尼斯郊區的一個小鎮發生山體坍塌,我隨全鎮居民搬遷到一片荒地上,重新建造自己的家園。”白手起家的過程,讓科羅納更加懂得人們內心對於家的渴望。

作為意大利DO.IT設計師事務所首席設計師、博洛尼整體家居設計師,科羅納在業內素有殿堂級室內設計師的美譽。他深諳各國皇室家居設計,多年來專為樓王級別的別墅提供設計服務。他和合伙人曾為梵蒂岡教皇保羅欽點,參與設計梵蒂岡博物館的前庭。俄羅斯石油大亨、金融寡頭盧比奧法赫在他的鼎盛之年,邀請科羅納打造豪華莊園。

三年前,科羅納來到中國北京,為中國當代藝術家曾梵志和他的妻女量身定制了別具藝術感的家居空間。

“就像中國傳統醫學講究望聞問切,設計師要通過各種途徑搜集別墅主人的一切生活信息。”科羅納坦言,“每一把刀叉、每一只餐盤,都傾注了主人對家庭的熱愛。我一直告訴自己,接下的每一個設計項目,都必須滿足客戶每一個細節的需求,哪怕是餐桌上一個不起眼的盤子。”

望聞問切造空間

科羅納習慣在承接設計委托時,先到主人家住上幾天,體驗生活。“在很多次與委托人的互動中,我發現,當地風俗、生活的細節,都是主人習以為常的。他們自己不一定意識到這些事情,更不用說用言語來告訴你。你必須依靠自己的眼睛、耳朵,甚至鼻子去發掘。”

為盧比奧法赫設計莊園時,科羅納發現,這位俄羅斯富豪一家所生活的地區有一個不成文的習俗——男主人、女主人必須有不同的活動區域、各自的寢室。很多時候,女主人會帶孩子生活在莊園的另一處。“當地地廣人稀,空間不是問題,設計師會把別墅做成雙子樓的形式。但盧比奧法赫非常寵愛他的妻女,內心希望多花一點時間與他們共處。”

根據這種情況,科羅納為盧比奧法赫的莊園勾勒出迂回式的建筑線條,男女主人的生活空間中,有一部分連接在一起。如此一來,既能按照當地的風俗,讓兩人的空間保持獨立,也不至於相互孤立成兩棟不同的建筑。

接下曾梵志的委托,科羅納也花費數天,接觸和觀察曾的一家。他察覺:“曾的畫風犀利、為人處事直接,個性和西方人相似。但接觸久了,你會發現,曾是很傳統的中國人,崇尚清談,非常注重中式禮儀。”曾經常邀請學生、朋友到家中研習繪畫藝術。“每天,都有不同的人進出曾宅。我看過中國古代建筑,前堂專門接待客人,內宅則是生活區。而現在,曾宅是一棟別墅,我認為,很有必要為不同的人設計不同的出入口,把公共社交空間和私人生活空間完全區分開來。”他認為,曾宅的建筑面積無法與俄羅斯莊園匹敵,空間設計更應力求精巧。

曾的別墅分為地下一層和地上兩層。科羅納把曾的工作室、會客室安排在地下一層。“地下室安靜,曾和他的學生、朋友聊到多晚,說話聲和腳步聲都不會影響家人的休息。”科羅納特意將通往地下室的入口放在一樓門廳最醒目的位置,客人進入曾宅后,不知不覺就進入曾梵志的地下工作室。門廳的一側,則是需要門卡和密碼才能打開的門,曾的家人和保姆都可以從這里進入私密的生活區域。

除了合理安排空間,設計手段老辣的科羅納還玩起了“視錯”手法,彌補空間的不足。比如,曾梵志夫婦兩人要求有各自獨立的衛浴間,原本寬大的衛浴空間被一分為二,就變得狹小。科羅納於是選擇淺色的瓷磚墻面搭配深色的地磚,一舉拉伸了兩個衛浴空間的視覺面積。又比如,結構所限,被定為餐廳區域的一樓的一塊空間層高不夠。於是,科羅納在燈具形狀上下了一番工夫,摒棄了別墅餐廳習慣使用的多燭臺式吊燈,啟用了線條簡潔、形狀小巧、可以調節亮度的射燈,整個餐廳在視覺上挑高不少。

觸摸心靈的色彩

每次公開演講中,科羅納都把設計別墅的過程形容為觸動心靈的過程。“即使理性的人,都會有感性的部分。”他認為,撩撥起人們感性神經的捷徑,莫過於合理的色彩搭配和應用。“色彩的搭配和應用不僅要符合別墅主人的個性喜好,更要與他的身份、生活習慣相符。色彩應用上要照顧方方面面,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的建議是,除了了解委托人個人的信息,最好多了解當地歷史文化。”

用科羅納的話說,個人審美或多或少都會受他所處的環境影響。“了解委托人喜歡的顏色,然后從他所處的歷史文化環境中尋找源頭,了解他喜歡這種顏色無法言說的內心需求。只有這樣,當你把這種顏色和現代元素搭配時,才能保證選對了顏色。”

為盧比奧法赫設計莊園時,科羅納使用了大量的紅色和暖色調。“在俄羅斯的很多地區,人們非常喜歡紅色。當地氣候寒冷,人口稀少,寬大的屋子很容易顯得冷清。紅色可以減少這種令人不舒服的氣氛。這能從不少關於俄羅斯的歷史書籍中找到根源。”因此,盧比奧法赫的居所中,紅色的沙發、紅色的窗簾、暖色的墻面,是大量出現的元素。

為曾的居室選擇顏色時,科羅納也花費大量心思研究。“作為藝術家,曾對顏色非常敏感,而且他的內心需求也比普通人多。”每當進入巔峰創作狀態,不拘小節的曾會隨手拈來就近的窗簾擦拭筆尖,同時各種顏料也會毫無預兆地飛濺到墻面,科羅納因而為墻面選擇深咖啡色和淺黑色,窗簾則為經得起拉扯與洗滌的深色窗簾。“至少在曾的思緒回到現實世界的時候,還沒來得及讓保姆打掃工作室的時候,他不會覺得這里觸目驚心。這種深色調也是他個人一直偏愛的。”為了更好地激發曾的靈感,科羅納還特意選擇了表面復雜的線性形狀紋理的深色皮革沙發。“這是設計師和藝術家盡人皆知的秘密,抽象、復雜的圖案對人們尋找靈感非常有幫助。而線性形狀,能讓藝術家保持清醒和銳利。”

起居室和曾的臥室延續了深色的主題。起居室選用黑色作為墻面顏色,“我翻閱了一些史籍,從秦漢開始,中國人就對黑色情有獨鐘,認為黑色代表理性與深沉,這也很符合曾的想法。”同時,為了調節黑色可能帶來的沉悶感,科羅納還在墻上配上金色圖案的點綴。“曾很喜歡這個搭配。其實,后來,我為其他中國客戶做室內設計時,他們也對這種色調十分鐘意。”而在曾的臥室,科羅納為暖色調的墻面配上簡筆孔雀的圖案,整個臥室古色古香,也很合曾對中國傳統文化欣賞的心理。

說到用色的細節,科羅納為之反復推敲的,莫過於餐廳了。譬如,在曾的案例中,“既要延續門廳的深色調,也不能太過深沉。”斟酌之后,他大膽選用紫色。“餐廳的墻面很少應用紫色。但是,這種介於深色與淺色、冷色與暖色之間的色調,在以深色調為主的曾府卻很適用於餐廳。”在科羅納的經驗中,紫色若應用得宜,會營造出一種夢幻的環境。為此,他特意設計淺紫色的皮椅擺放在餐廳,紫墻、紫椅與潔白的桌布搭配出一種舒適、安靜、神秘的用餐氛圍。“你看白桌布上的深色餐盤,正是曾個人喜歡的色調。”

http://news.cnyes.com/Content/20110624/KDXGOR47S5AUI.shtml?c=macro

創作者介紹

室內設計資訊蒐集

she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